您的位置:首页  »  【快奸】(01-04)作者:水杏洋花
字数:87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红心」,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人妻被劫色(一)  曾梅君是个家庭主妇,生活单纯,丈夫是高级主管夫妻感情非常好,育有一子,常常推着娃娃车出去逛街,这日她依然正推着娃娃车,跟平时一样坐电梯要下楼,迎面而来的新搬来的邻居,「罗太太妳好…要出门喔。」一个中年男子租屋在他们家对面,曾梅君微笑礼貌点头,「是的。」  夏天她很怕热穿的很清凉无袖的浅色洋装,把她的好身材都展露出来,让人忍不住多看好几眼。  电梯开了陈先生还帮忙按住电梯让她母子先进入电梯一副很绅士模样。  「宝宝真可爱…几岁了…」陈明达再度找机会攀谈,站在最角落。  陈明达嘴角一抹邪恶的微笑,盯住那白皙粉嫩双腿,胸大蜂腰身材真是好,这双美腿若是盘在身上那是如呵销魂。  「一岁多…」曾梅君应付的笑容,封闭的空间不时传来男人特殊炽热气息,让她很不舒服好不容易电梯开了,梅君推车离开,她时在不喜欢这个新搬来的邻居那种眼神好像她没穿衣服。  曾梅君头也不回的往外面公园走去,陈明达往反方向去买烟。  来到公园曾梅君才略为松了一口气,宝宝居然睡了,她微笑推着儿子到处走走晃晃顺便买一些水果之类,准备要回去,她每天下午都会推孩子出来走走,不然在家闷得慌,有点想要在回去工作,可惜老公不肯,漂亮老婆要养在家中,还说自己的孩子自己带比较贴心也比较安心,最近太多虐童保母事件,让曾梅君也不放心,所以她只好乖乖在家带孩子,做个闲妻凉母。  陈明达观察曾梅君好些日子,太概知道生活状况,下午都会推儿子去逛逛一二个小时就回家,他故意一个小时候,在中庭抽烟等她,曾梅君是他相中的猎物,今天正好是出手的好时机,他也整整一个月没女人玩了,之前那几个玩腻了,这个太太气质又好身材又棒,算轻熟女正好玩时刻,很棒的猎物!所以多花点钱租好住宅是不错的选择。  「曾、梅、君…」一个低沉的男声阻止她进小区大门。  「何官仲!」曾梅君蹙眉双手握住娃娃车的手握紧关节泛白,心跳加速,居然是前男友他不是出国了吗?  「好久不见,近来可好!」何官仲收敛眼中眷恋之情,他不该答应分手,不该出国,没想到再回国时她已经嫁作他人妇,它们多年的感情叫他如何收回。  「还可以…我…」曾梅君想找借口离开。  「梅君…我们谈谈好吗?」  「我们没什幺好谈的…抱歉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曾梅君妳就这幺狠心连说话的时间机会也不给我,就算妳嫁人了,我们还是可以当朋友的!」  「小声点…官仲别这样啦,别为难我,今天太晚了,不如改日再约!」曾梅君真怕闹的邻居都知道。  「好…妳说时间,地点!」何官仲也爽快答应。  「那…下星期…」  「太久了,我等不及!」  「那就后天中午一起吃饭。」  「好…我过来接妳。」  「嗯…知道了。」曾梅君点头答应。  何官仲很满意的才挥挥手走开,让曾梅君松了一口气。  她蹙眉后天要找临托婴了,叹口气!该来的还是要面对。  当她把娃娃车经过中庭正要推回大楼,有一双男人大手盖在她小手上,一时让曾梅君反应不及,「罗太太,前面有斜坡,我来帮妳…」正当她愣住时,陈明达正好接过推车推把,轻松的把推车推上斜坡。  曾梅君虽然不喜欢,但是基于礼貌她还是点头道谢了,「我有正要上楼,我们一起上去吧!」  「你…谢谢!」曾梅君蹙眉有点反感,却也不敢说什幺,毕尽大家都是邻居,以后还要见面还是忍下来,忍下不悦,反而道谢。  「不客气…」  曾梅君尴尬的只希望电梯快点到,这时男人有动作,居然弯下身抱起宝宝,曾梅君蹙眉想阻止,「别…宝宝刚睡着。」  「没事…我看他好可爱抱一下,不会弄醒他的!长得跟妳好像,真是漂亮。」  「先生请你放下宝宝…」曾梅君强忍住怒气,要求说。  这时膯「咚一声」电梯打开,他居然直接抱孩子离开大步走出电梯,「先生!喂──」曾梅君这下急了跟着出电梯,内心焦急想抱回小孩。  陈明达先打开自家的大门,「我们就住在对门,急啥?怕我拐你孩子,要拐也要妳养大了,老子拐才有意思!」说话的同时,曾梅君想过去接过孩子,陈先生却把孩子交给屋内另一名年轻的小伙子,她反而被强搂入怀,「啊…你这是干嘛?放手…再不放我叫人。」她另一手拉住门扉让他们卡在门口拉扯。  「干…敬酒不吃要吃罚酒…放开手…」  「把孩子还给我…」  「妳先进门…我们就还孩子。」  另一个抱孩子年轻人居然手掐住宝宝的脖颈做势要掐住样子「太太…乖乖进来…不然就别怪我…」  「啊…好我进来你别…」曾梅君一松手就被陈明达给拉进门,连娃娃车一并拉进来,大门马上关起来。  「孩子还给我…」  「要孩子过来啊…」曾梅君当然过去要抢回还在睡梦中孩子,就在这时,后面的陈明达扑上来,狠狠抱住她,「啊──放手──」大手抓住胸前的柔软开始使劲揉捏,「啊……」粗鲁的把她推扯倒在沙发上,「啊──呜呜…」男人觉得小嘴太吵了就粗鲁用嘴封住她的小嘴,开始粗鲁脱她身上的洋装,「呜呜…」曾梅君死命挣扎也挣脱不了狂乱粗鲁力量,「爸…给…」年轻人陈生财把一条白色麻绳拿给父亲,然后把手中似乎快醒过来的宝宝给放回婴儿车内。  然后一起帮父亲把女人的衣服给脱光露出赤裸裸全身「哇…真美…」双峰高耸峰硕,「这对乳房是我看过最美的一对了,喔!忍不住要尝尝人妻的味道。」边说已经开始脱衣服了,大手爱不释手的捏揉丰乳,两团嫩乳揉成一团低头狠狠吸吮。  陈明达也亲吻的够本,抬起满意的淫乱的眼光,恨不得一口气把这美人儿给吞下肚「小嘴真甜,太美味了!」大嘴一路往下亲吻细软粉嫩肌肤。  「啊…不要……呜呜呜…」曾梅君双手被反绑在后,小嘴被两个男人尝了又尝浑身被两个男人摸透,强烈的侵犯让她受不住颤抖,神智快被搞的错乱疯狂,她居然感受到酥麻,双胸被右吸又揉的让她快受不住呻吟起来,她痛苦挣扎,肉欲与理智挣扎拉扯,是太久没跟老公爱爱了吧?怎幺身体被人一碰就受不了。  「嘿嘿…太太很有感觉喔…小穴都湿了…被强奸还有快感,真有淫荡本性!」  「爸…真的喔湿了透了…」两个人各出一指手指插入湿润泛湿的小穴中抽动,「呜呜呜…」曾梅君又羞又怒却控制不住身体沉沦在一波波快感中。             人妻被劫色(二)  屋内沙发上曾梅君被脱的精光赤裸双脚被拉到最大,以最羞耻的姿势,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男人各个露出淫欲邪恶的双眼,双手更是大肆掠夺眼前一切,一人抓住丰满的奶子使命的吸吮,「啊……不要!求你放过我,呜呜…」两人各出一只手指抽弄小穴,拇指还压揉穴口敏感花蒂,「啊…住手…」强烈的冲击让曾梅君惊愕中又无法抗拒体内被撩起的欲火,「哇…真棒…居然还能吸到乳汁…真棒。」两个人都喝到人奶了,欢乐嬉闹,握住肉棒冲撞那被吸的肿胀丰乳,狠狠的往最敏感乳头撞去,把硬起挺立乳果给撞到凹入。  「真美…老子受不住了…乖乖给我舔舔…」然后肉棒放在白嫩胸乳间,滑动冲出头的屌头,曾梅君乖乖的听话又舔又吸,「喔喔…小嘴真棒…人妻就是不一样…对…就像你吸你老公的一样…喔喔…真他妈的爽…」  「呜……」同一时间,另一个男人已经受不住要攻穴了,握住坚硬如铁的肉棒,噗滋一声狠狠冲入小穴中,疯狂的干穴,噗滋啪啪!噗滋啪啪啪!越来越强悍,开启按摩器,按摩着被干翻开的小穴上的花蒂,「呜呜呜…」曾梅君被这样强烈冲击快受不住双眼惊愕瞪圆,小穴忍不住这样刺激下强烈颤抖收缩紧咬侵入肉棒,「喔喔…真爽…被小穴咬的真是爽…太美了…差点就泄了…」肏穴的声音越来越大。  这时在房间走出一个16岁少年睡眼惺忪揉着双眼,「好吵喔!」瞪眼一看,爸爸跟大哥正在操穴强抽猛干一个少妇,有点眼熟好像是对面那个美人,没想到真的被爸爸搞上手,这姿势真是够淫荡,小嘴被老爸的大屌操弄,小穴被大哥给操的喷出淫水,淫水流着真多可见美人也被搞得很爽。  这样美态当然要拍照留恋,「有这样的好康也不叫一下…真是的…」拿起手机拍了好几张,连局部的特写还有那淫欲角色小脸,更是要多拍几张,这是他们这幺多年来遇到脸蛋身材都一样美的女人,怎幺可以不多拍几张!  连小嘴吃屌的样子也美的淫荡万分,若放上网站一定吸引人。  「呜呜呜…」曾梅君被搞得浑浑噩噩之际知道有人在拍照,猛摇头抗拒,但是反而被压制住抽插更猛撞的嘴巴都快受不了,每一下都深入喉头让她快窒息。  老爸看到女人小嘴被干到快受不住终于抽出,这幺美的女人还想玩久一点,更不想出人命,「咳咳…」女人忍不住咳嗽。  「爸你看啦…让我的美人咳的脸都红起来…看的真心疼…」  「好好…让我好好疼疼…」老爸把两个乳头全都含入口中,使命吸吮,把乳汁都吸出来喝入肚子内。  「啊…不要…」曾梅君被搞得全身颤抖,一波波高潮冲击她所有理智,她从没被这幺多人玩弄过,感觉被凌辱蹂躏到一种极点所爆发出来致命快感,全身飘飘然无力瘫痪,小穴被一次次冲撞推到高点,这种感觉到奇怪了就要耽╭美小━说┷网,内心抗拒肉体欢腾「啊啊…不要了!」  「还说不要,小穴咬的不放,骚货真是极品,被夹得真是爽!」横冲直撞小穴噗滋啪啪啪!噗噗啪啪!肏穴啪啪响声「啊啊…受不了快泄了…」大哥加速到底,终于在喷出。  「别…别在里面…啊…」女人想拒绝挣扎,但是双手被绑双脚被箝制住,让她无力抗拒那股又热又强悍的灌溉喷洒,搞的她受不住也潮吹抽蓄,「啊……」  「哇…爽成这样,淫水喷出来了!真够浪的。」男人大手拍打白嫩臀肉。  「弟…快来…这美人被我们搞得淫水乱喷…淫荡的很…一妇欠人操一样…呵呵呵…」  大哥抽出泄出的软屌,边跟小弟说话,摸了旁边小棒子,情趣玩菊穴的一节一节得棒子,沾了淫水,「美人等等让妳更爽。」塞入紧缩的菊穴,整根像中指般粗细整个末入菊穴中,底部像是个塞子,模样真够淫荡,大哥还拿起来抽弄了几下搞得美人哇哇大叫,前面被操过的小穴流出许多白浊物。  「啊……不要…那里不可以!」曾梅君快疯了,肛交是在A片才看得到,如今他们居然要这样搞,曾梅君害怕颤抖。  「放心,我们玩肛门…已经玩得很有心得了…不会让妳太痛了…应该算是又爽又痛吧…哈哈哈…」  「不要…放开我…啊啊…」老爸的肉屌噗滋一声插入湿透充满大儿子的精液的小穴,噗滋噗滋的声音更响,「喔喔…真够湿的…」翻过女人的身体,跪趴在沙发上,握住肉棒往湿透小穴噗滋一声冲到底,「喔…又湿又滑…爽…」男人的臀部像马达一样动了起来,越来越快,垂下胸前丰满的巨乳也随之晃动厉害,边肏穴边抽动菊穴内的棒子,双穴一操弄「啊啊…不…」那种奇怪的感觉充斥全身,小穴被搞得敏感的狠,被一次次撞击花心,一阵酥麻冲击的浑身一震受不住呻吟,「喔喔…人家受不了了…啊啊…求你饶了我…喔喔…快泄了…」求饶声不知不觉脱口而出,让三个父子都感受到那如叫春的淫叫声,大儿子肉屌再度挺立起来,「干…这女的呻吟叫床可真销魂…」  小弟也受不住脱光自身的衣服,加入战局,抬起美人的头,肉屌插入小嘴,抽动时说,「美女在叫下去,我们都不想放妳走了,骚货!」             人妻被劫色(三)  屋内淫欲声欢腾,女人双手被绑趴倒在沙发上双脚被拉开,小穴吃着中年大叔的大肉棒,噗滋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上半身整个两团嫩肉全被压平,前面吃着小弟的硬屌,大手霹雳啪啦拍打豚肉,「呜呜呜…」  「老爸…这样我要玩啥?」  「笨…她还有个洞未开苞…让你来开吧。」  「好啊…这个够呛…」上次哪个女人早被老爸给开了,搞到最后前穴松得要命,后穴勉强还能爽一下,这美人被淫奸的模样美死了,淫叫声也够销魂,一见恨不得多干她几次,玉腿纤细修长简直是上帝的杰作,不搞的她要死要活的怎幺能放手。  「呜呜…」女人感觉到菊穴插入的异物抽掉了,一个热热肉棒硬是要捅近来,她整个人僵住,瞪大眼,嘴巴被硬屌塞满完全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大手拍打白嫩屁股花,「乖…疼一下下会爽死妳…叫哥哥继续别停…呵呵呵…」  「呵呵呵…」父子三人露出淫荡笑容。  大哥握住大肉棒一寸一分侵入「呜……」曾梅君痛的眼角飙泪,强忍住那撕裂痛楚,全身颤抖收缩,「喔喔…真紧…咬得真紧…」大哥也被咬疼了,顾不得女人第一次开苞,开始抽插,啪啪啪!啪啪啪!狠抽猛干的,老爸酥爽的,「真她妈的爽…小穴变好挤…又湿又滑又紧的超爽…我快不行了…要去了…」老爸加速冲撞肏穴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一次比一次猛,撞的女人浑身都疼,大哥也跟随老爸的速度干菊穴,越干越爽也越顺了,两个人都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肏穴的两个狠狠双进双出,小弟也不输阵的抓住女人的头像肏穴一样抽插,撞的曾梅君头都昏了,终于老爸先喷出泄底之后是小弟也泄在她的小嘴中,大哥在撑了十几下后也喷出第二炮,这一轮父子们都玩的爽歪歪,只有曾梅君苦不堪言,大胸部被这样压迫在沙发上非常不舒服,「咳咳…给我松绑啦…我会乖乖听话的。」  「好吧…」老爸过来把女人给松绑了,小弟还没玩够,搓弄消气软软的肉棒,希望在玩她一次,这样美人真让人玩不够!  这时手机响了,一阵流行乐曲,「是我…老公打来的…你不让我接…我老公会起疑心的。」  「喔…好吧…我让妳接…但是给我正常一点别给我出状况不然…我可不知会干出啥事出来…妳的孩子保得住保不住就看妳了…」  「知道了…」曾梅君当然知道这利害关系。  男人从娃娃车的后面的布袋拿出手机,婴儿这时被手机响声给吵醒了,「哇哇哇…」大哥看宝宝前面吊着奶嘴,塞了进小宝宝口中让她暂时停止哭泣,这时手机交在少妇手中,曾梅君按下接听,「老公…喔…」中年大叔附耳过来听,大手捏揉那晃动闪烁湿润光泽的玉乳,曾梅君被摸的缩了一下,胸部被搞的敏感的很。  「怎幺?这幺久…有什幺事吗?」老公疑惑声音。  「喔…没事…我在喂小宝吃奶。」这时中年大叔真的张嘴吸吮她的一边乳房,让她倒吸一口气,忍住呻吟声。  「喔…这样…对了我等等还要开会…然后跟同事出去吃饭,晚上就不回去吃了,晚点回家!」  「好…」曾梅君握住手机的手泛白,内心一直说,老公快来救我,呜呜呜…她觉得一身都黏答答脏兮兮的。  「哪…就这样…掰掰!」老公接受到同事开会的通知会快速要结束通话,他觉得妻子的语气怪怪的,可能最近冷落她,快一个星期没碰她了,现在想想还心痒痒的,这阵子开发新客户用去他不少精神,等这阵子忙完,他一定好好补偿妻子,带她去度二次蜜月,想到这儿他嘴角不自觉往上扬。  「嗯,掰掰…」曾梅君有点失望关掉手机。  「美人…老公不回家吃饭,有我们三个父子陪妳,妳以后就不会寂寞了!」  「对啊…呵呵呵…」大哥屌儿啷当走过来,「来,在含含,等等让妳爽…」  握住那软不咙咚的肉屌,曾梅君怕他们暴力相向所以她不敢拒绝,张嘴含住那软软恶心的东西,闭上眼又舔又吸的,老爸跟小弟个抓住一个奶子吃着宝宝食物,这时宝宝肚子饿了醒过来,「哇哇哇…」  曾梅君吐出口中已经硬起的肉屌,「宝宝肚子饿了…求你们让我喂她。」  「好…」大哥过去抱起哭闹不休的娃儿,交到女人怀中,老爸当然把含在口中红红的奶头还给宝宝,小嘴张口就急速的吸吮,小宝宝看了一眼抢食物的小弟,瞪了一眼后就闭上眼努力吸奶填饱肚子,小弟乖乖吐出宝宝的食物,大哥压下女人身子让她跪趴,宝宝躺在沙发上,「我还第一次操喂奶的女人…真够鲜…」他从后面,噗滋一声进了湿透小穴,这一操淫水乱喷,老爸说:「哇…淫水真多…难过说女人是水做的…」  小弟搓弄跨下肉屌说:「老爸…这句话好像不是用在这里…」  「管他,废话这幺多干嘛,快上吧,年轻人一次就够了吗?别让我看见你又看a片打手枪…」  「来了…大哥一个洞给我。」  「好…过来」两个人骑在女人上方,一个干小穴一个干菊穴,小弟呻吟,「喔喔,好紧喔,菊穴好紧喔!」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  「啊啊…」曾梅君感觉到一阵酥麻爽快,不自觉身子配合男人抽动,男人握住硬屌一下干前穴一下干后庭穴,搞得她受不了,她居然不排斥被操肛门,两穴都被操弄发出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肏穴淫荡声。  「啊啊…轻一点…」下方的宝宝疑惑张开无辜双眼,觉得今天妈妈好奇怪,脸上三条黑线,吸吮速度更快。  老爸抬起美人的头,硬是把半硬不软肉屌插入小嘴中,肆意的抽动,父子三个人又开始玩弄这个全身被淫秽物给布满全身少妇。                (四)             淫欲双眼紧钉住猎物  曾梅君被搞得天昏地暗才回到家,他们也不知在她的身上泄过几次了,还好这几天是安全期,把宝宝安置好后,她才回房间泡澡,把一身被凌虐的身心给洗干净,看到镜子中全身满是陌生男人的吻痕青红紫一遍,菊穴红肿,她拿着药膏到处擦抹,眼泪一滴也没流,想到未来日子要怎幺过,一下子她美满生活变成如此,那三个禽兽不如的父子一定不会轻易放开她的,更让她难堪的是被强奸达到高潮,怎幺会这样。  跟老公正常的性交也未必每次都能获得高潮,每想到下午短短三个钟头时间她获得无数高潮,她真的无言以对,还被戏称为骚货、荡妇,那三个人渣根本是玩女人的高手淫贼。  曾梅君想劝老公换房子,但是他们才买不到几个月,要如何说服老公呢?  浑浑噩噩的想来想去,不知不觉睡着,听到客厅有声响,让她惊醒过来,下床才发现是老公喝的醉醺醺的,「老公,怎幺喝这幺多!」  「呵呵呵,就多喝了点,怎幺还没睡!」老公模糊的声音。  「走,我扶你进房睡。」曾梅君一过来就闻到熏人的酒味。  「嗯,还是老婆最好了。」老公抱住老婆腰身,在老婆的脸颊上亲一个。  两个人东倒西歪的终于回房,曾梅君已经气喘吁吁,没力气,却被老公大手一搂,整个人倒在老公身上,「啊……呜……」老公火热嘴封住老婆小嘴,大手粗鲁的脱轻薄的睡衣,曾梅君没有穿内衣裤睡觉习惯,所以睡衣下全都没穿,炙热嘴转移阵地到胸前丰满,又揉又吸吮,搞的老婆都呻吟,「喔喔……」  老公匆匆拉下裤头拉炼掏出休息一个礼拜的硬屌,噗滋一声冲入还未准备好的小穴中,「啊……轻点…疼…」  「小穴好紧喔…真棒…」大嘴又吸吮那丰满的乳房把乳汁都吞下肚,又解渴又营养,下身粗鲁冲撞几次就顺畅了,男人疯狂肏穴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  双脚被高举过肩,昏暗的房间内,在抽插中有一次不小心居然插入菊穴中,「啊……痛!插错了!」老公的家伙也挺大的,下午才被玩得有点受伤,现在那能再玩。  「蛤?插错?」是紧了点也不够滑润,老婆哀哀叫,他只好拔起让老婆玉手引导至对的小穴,「喔…」是比较湿润,他喝得迷迷糊糊也懒得问反正有的插有得爽就好,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加速的狂抽猛送百来下,终于匆匆了事,翻身倒头呼呼大睡。  「……」曾梅君一脸无奈,只好再去洗个澡,准备去客房睡,这样酒气冲天的她无法睡。  隔天一大早,弄得清粥小菜,老公也清醒过来,头有点昏沉,去洗了个澡,总算清爽的穿好衣服看到老婆爱心早餐内心满满的爱,「老婆。」一把抱住老婆亲了一下,才坐下来享用早餐。  老婆知道他若喝酒隔天最想吃的就是清粥小菜了,老婆真的好的没话说,他眼尖看到老婆脖颈上有个吻痕,可能昨夜留下的吧,真是粗鲁怎幺会在这幺明显的地方烙印,「昨晚,我太粗鲁了有弄疼妳嘛?」他依稀记得老婆喊疼,但是喝醉酒的关系他有点记忆模糊了。  「没有啦。」曾梅君马上脸红尴尬,根本不是老公的关系,是菊穴被玩过还未完全收缩好,被老公误撞入。  眼前色香味俱全的早餐,轻易就吸引了老公目光,并没有发现妻子异状,匆匆吃完后,出门前在妻子的小嘴上香一个,转身匆匆的离开家门上班去。  曾梅君坐下来随便吃点早餐后,收拾整理的一下,地板清洁,再把宝宝喂饱后,伸伸懒腰,正想去小睡一下,这时手机响起来,她拿起来看居然是陌生的电话号码,她不想接,响了几次后,对方似乎放弃了。  她正要回房间时门口的电铃声响起,「铃铃铃!」曾梅君用门孔看外面,居然是对面那个中年大叔,「该死,难道刚才是他打来的,怎幺办。」  「罗太太我知道妳在家,开门,不然我大声叫的话,整栋的住户都会听到喔!」  「你──」这该死的人渣。  曾梅君火大拉开木门外面还隔着一道铁门,可以看清楚对方。  「一大早的,你这到底想干嘛?」  陈明达邪恶的倾身靠近铁门挑逗勾引眼神说:「当然是想干妳。」  「你,别这样就放过我,算我求你。」曾梅君哀求的眼神,肛门还不由自主抽动收缩颤抖。  「够了,老子没心情听妳在哭饿,开门,不然就把妳的淫照就在小区的公布栏上,看妳以后怎幺做人。」  「你…」曾梅君虽恼火也知不能让他进门,「这样啦,我五分钟会过去找你。」  「好,就等妳五分钟。」陈明达说完转身回对面门也没关大开等待美人到访。  曾梅君最后没办法,只好带着宝宝推着婴儿车到对面去,「…」铁门在背后关起来,让她的心一沉。  「呵呵呵…不错很准时,老公亲一个…」倾身在曾梅君脸庞亲一个。  这不要脸的人渣居然自称老公,曾梅君无言抗拒。  「走今天我们到床上去,我准备好多好东西要好好招待妳。」  「你…」陈明达抓住曾梅君往后面的主卧室去,里面空无一人,曾梅君被推坐在床上,对方丢了一件性爱红色内衣,三点全都裸空的内衣裤,「乖乖的穿上,让老公瞧瞧!」随手拿了桌上一瓶啤酒喝,淫欲双眼紧钉住猎物。  曾梅君无奈的想拿去浴室换。  「在这边换,妳那个地方没被我看过玩透还装什幺装!快换!」  「嗯…」曾梅君只好乖乖听话脱光衣服,让对方看的口水快流出,还上来摸了几把,她才把这件性爱内衣穿好,「喔,真美!」大手对被勒住的双乳更是视觉上的享受,够丰满更美丽,他像饿虎扑羊般上来对她白嫩嫩胸丰使命揉搓吸吮,「啊──轻点!」强烈的快感冲击她,大手摸索两脚之间,「骚货都湿了,呵呵呵!那还等什幺,先干一炮止痒!」粗鲁拉高一只腿,噗滋一声站着就搞起来,大嘴吸吮丰乳又吸又拉扯,大手搂住腰身上下冲撞,「啊啊啊──」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肏穴声音。[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