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办公室玩女人
   陈凯看了看面前的徐玉玲,虽然说已有三十多岁,但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陈凯细细打量,发现她体态窈窕,肤色白嫩,她下身穿着一件雪白裤裙,而在裤裙之中,陈凯看到了一对形状极其姣好,又圆又大,弧形翘起的曲线之美,堪称生平仅见的美丽屁股。想象那浑厚多肉的结实滋味,陈凯几乎立刻就忍不住,想把这美屁股的狐狸精扑倒在地,操干一番。徐玉玲身材丰满圆润,肌肤白嫩,容貌甚美,胸前的巨乳直摇晃,陈凯真想把手放进里面,一探个究竟。不过,徐玉玲是海天子公司贸易的负责人,他是有这个心没这个胆。虽然,徐玉玲艳名远播,可是,如果她不愿意,陈凯是绝不感动她一根汗毛。陈凯几次都想上她,可这狡猾的小娘们每次都借故逃脱,搞得他的心痒痒的。处长,我想跟你说件事。徐玉玲看着陈凯那色迷迷的眼睛,她就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经成了一半。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是这样的,据说乔燕她把私自对企业申请书进行审批,向企业收取好处,这样的事情您可要好好地管一管。 徐玉玲知道只要陈凯肯帮她,她这次一定能整倒这个乔燕,今后她的商业之路将进行的更加顺利,更快的过程序,也就意味着更多更安全的生意和钱。还有这样的事,这件事非常严重,你能确定吗?陈凯震怒地站了起来。陈凯的色心一时之间也退了下去,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陈凯作为申请的最终负责人也难脱干系,至少,渎职这个罪名他是逃不掉了。您别急,这当然是真的,不信您看一看这份文件。陈凯拿过文件一看,他激动的情绪立即发生了升华。 嗯,这份文件确实需要好好甄别一下,了解一下当事人的意见才好认定。陈凯的表情,确实酷似一个认真严谨的党和国家的好干部,如果他手里拿的那份前段时间海天特地交给他审批的文件最后的签名,不是他的话。不过,乔燕平时的为人很正直,会不会有人故意陷害她的。在必要的时候,陈凯懂得如何抬高自己的法码。处长,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看东西怎能看表面呢,一定要看里面的嘛!徐玉玲也故意把身体往45度前倾,将自己的领口对准陈凯。她明白陈凯是在等自己开出价码了,不然什么时候他陈凯连自己是否通过文件都要让别人来判断了。陈凯知道,他的机会来了。对,这事我一定尽快进行调查,如果是乔燕干的,我一定严厉惩处。陈凯现在就想干徐玉玲了,骚女人就是骚女人,勾引男人就是不一样。处长,你可要好好查查,一定要严厉处分她。徐玉玲抓住陈凯的手臂,用自己的胸部磨擦着他的手臂。这个,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不能过早的下结论啊。陈凯装成很为难的样子。处长,我这里有乔燕个人办公系统的密码,你可以用系统电脑进去看一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系统账户密码都给你搞到了,那她还不是什么罪行,你鼠标一点就是了。徐玉玲把自己那对庞大的肉球全压在了陈凯的身上。这个私自进入他人办公系统账户可是严重违纪,我也要当很大风险的,要是乔燕确实是个好同志的话……陈处长这可是为人民除害,为了人民的利益,您怎么能因为一点风险止步呢?只要您处理了这件事,我怎么报答你都行。真的吗?怎样都行?陈凯终于等到了徐玉玲的这句话。他走到门边,把门反扣上,又坐回自己的位置。看来,他今天又要享受女人了。那你倒是说说,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呢?陈凯心里一动:这个尤物,我早就想要了!只是没抓到机会,今天正好先试探一下,如果她顺从陈凯,就正好舒松下筋骨。于是,陈凯指着徐玉玲递给自己的纸条说道:你过来一下,这里是什么我看看不清楚。听到后,她走到陈凯右手旁。是哪里?就这里。陈凯一面用左手指着文件,一面将右手放在她撅在陈凯旁边的翘臀上。徐玉玲仿佛没有觉察,继续在看文件。见她如此,陈凯的右手摸进了她的裙内。这下她才叫道:不要这样!陈处长。陈凯右手抓住她的美臀用力向陈凯怀里一带,左手一把揽住她的小腰。她也顺势倒痤到陈凯的大腿上。不要这样,你…你想干什幺?边说她边用力抗拒起陈凯来。干什么,干你!你不是要报答我吗?你跟了我自然就是报答我了。陈凯边想着边隔着衣裳轻抚起她的乳房,入手处柔软饱满之极。一边亲吻着她。许久,她的双乳有些发涨起来,她的呼吸有些急喘。陈凯在她的耳际吹着热气,放开了她的玉乳,一只手抱着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伸向她圆翘的臀部,她的圆臀十分饱满且极富弹性。她软绵绵地在陈凯怀中,任陈凯轻抚。陈凯顺势开始脱下她的衣裳。一解开衬衫的纽扣,傲人的的豪乳上,穿戴着白色且上半层为半透明、下半层为蕾丝绕边没有肩带的胸罩,形成了极深的乳沟槽。诱人的乳沟,深不见底,两侧隐约现着文胸的花纹,鼓涨涨的玉乳在小小的乳罩里起伏着,一双粉红色的乳头都半露了出来,顿时让陈凯的鸡巴急速的翘了起来。再轻巧的松开胸罩的暗扣,一对白嫩丰满的玉乳一下弹了出来。胸前的一对乳峰丰满而坚挺,决不松垂的乳房,极富有弹性,乳蒂是挺翘的粉红色雨点,两粒粉红色的乳头大小有如樱桃一般。她的身体实在太美了,光滑修长的玉颈,凝脂般的玉体,晶莹细腻,曲线玲珑,光滑的腰身,弹指可破且肉滚滚的屁股,以及在内裤里若隐若现的小蜜桃。陈凯一面亲吻着她的嘴,一面抚摩着她粉白细腻的玉肤。接着陈凯的手握向她的玉乳,柔软弹手,轻轻按下去,又弹起来,一只手掌把握不住。陈凯用力抚弄起她的乳房。她不禁疼的连声叫喊。此时陈凯欲火焚身哪里还管她的死活!陈凯自顾自的继续大力揉搓着她的美乳。弄得她是秀眉紧蹙,但慑于陈凯的权势加之还有求于陈凯,徐玉玲又怎能又怎敢有什幺呢?经过陈凯一番准备,徐玉玲有点微微地喘着气,陈凯的阳具已经开始有点涨硬了,便顺势抓住她抱着陈凯的手往下探到陈凯的胯下。一碰到陈凯裤子里发硬的东西,她的小手有些发颤,想缩回去,但被陈凯按住不放,她稍稍挣扎了一下,终于放手隔着裤子抚摩起陈凯的阳具来。也许躺在陈凯怀里为陈凯服务有些不便,徐玉玲站了起来。接着对陈凯笑了笑,就跪在陈凯面前的地上。她先解开陈凯的裤带,拉下拉链,掏出陈凯的大鸡巴,然后用手握住陈凯的阴茎慢慢套弄,只见她先用手慢慢套弄,直到它站起来。用你的小嘴替我好好服务。陈凯命令道。听到陈凯的话,她慢慢将嘴巴靠近,还顽皮的作势要咬它。她先轻轻地吻陈凯的龟头上的马眼,然后张开樱桃小嘴轻轻的含住那紫红发亮的大龟头,再用舌舔着大龟头,舌头在陈凯的龟头下面的沟槽里滑动,不时又用香唇吸吮、用玉齿轻咬,接着她的头上上下下套弄陈凯的鸡巴,陈凯也配合着她的速度挺起腰一顶,那根挺直,粗壮的大肉棒已整根落入她的嘴中。希望能干的深一点,屁股急速的摆动,让陈凯的鸡巴在她的嘴里加速抽插,只见她柳眉深锁,嘴的两腮涨得鼓鼓的,几乎被陈凯干到喉咙去了。这时候陈凯也用右手抚摸她高高撅着的屁股,她的屁股非常大,陈凯抠弄她的屁眼时,她还不停地扭动身体,但是嘴巴始终都没有离开过陈凯的鸡巴。啊…好舒服…你…你的樱桃小嘴像小穴般的美妙…啊…好舒服…好过瘾…陈凯的鸡巴被她品尝着,只觉得一阵热烫包围着陈凯的龟头部份,趐麻麻的快感扩散到全身四肢百骸,大鸡巴被舐吮套弄得坚硬如铁棒,青筋暴露、粗大无比。陈凯把徐玉玲抱起,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唉,都休息时间了,辛劳的陈处长还在他的办公桌上办公。)嘿嘿,这次终于有求于我,我看你这回还怎么从我的手心溜掉。老子等这个机会可等得太久了,这回不干死你,老子的姓就倒过来写。陈凯兴奋地想到。陈凯俯视着徐玉玲的下体。她最神秘的部位已经一览无遗地展示在陈凯眼前。虽然女人的阴户陈凯也见过不少,但像徐玉玲的阴户还是引起陈凯极大的兴趣。徐玉玲的阴部是属于柔滑型的,阴唇不是很肥厚,阴阜上的阴毛很浓密,往下渐渐稀疏,一直延伸到大阴唇两侧,会阴往下一直到肛门都是干干净净没有毛的。她的外阴是鲜嫩的粉红色,毛绒绒的长着细细的阴毛,看上去饱满丰腻,软绵中带着弹性,在淫水的浸泡下彷佛她主人一般娇嫩。陈凯轻轻拉动层叠的肉瓣,阴唇软软的意外能拉开很长,陈凯伸出双指轻挑肉缝,拨开了滑柔的大阴唇。陈凯伸出舌头重重的舔弄起若徐玉玲靡的肉穴,直舔得水声四起,淫液横流,徐玉玲只爽得臀部不断紧缩,小穴像鱼嘴一般不断开合,砸吸陈凯的舌头,连臀肉间暗红的小屁眼也一张一缩的,更是勾的陈凯欲火直冒。舔了好一会儿,陈凯的嘴唇才离开了徐玉玲的淫穴。实在是太诱惑啦,陈凯低吼一声,身子向前一扑将她压在身下,徐玉玲也是娇呼一声然后被陈凯压在了身下。陈凯将徐玉玲一双莹白的大腿扛起,使她的屁股悬空至于桌边上,然后将龟头凑近她的阴道口,在淫浆遍布的肉穴上磨蹭了几下,使龟头沾满了徐玉玲粘稠的淫液,随即将硕大的龟头对准穴口,慢慢往内挤了进去。首先是硕大的龟头挤开了两片肥嫩的阴唇,随后被艳红的阴唇吞没了,粗壮的肉棒慢慢的往阴道内深入,越往内越夹窄,越夹窄陈凯越使劲往里突……阴茎挤开紧夹的阴壁,往内插入了将近四分之三,陈凯便感觉到龟头顶到了一团柔软的肉球,原来已经顶到了子宫口了,没想到徐玉玲小穴如此的浅窄,难以进入,但陈凯仍不罢休,挺臀继续往前施压,直将肉团顶的往后陷,肉球越压越扁越陷越深,突然的豁然开朗,陈凯感觉到龟头刺入了一片软肉之中,四周围都是温热的肉壁,肉壁上有许多小突起,包裹着龟头真是舒爽无比啊。徐玉玲门口紧窄至滴水不漏,可是内腔却特别宽敞徐玉玲想不到陈凯的阴茎竟然深深的顶入了她的子宫,仿佛有些经受不住,娇躯微微发颤着,小腿紧夹陈凯的后脖颈,两眼翻白,小嘴张着啊啊……的短促呻吟着,不知她是难受呢还是爽呢。陈凯此时不敢轻举妄动,便将整根阴茎停留在徐玉玲紧夹的阴道中,享受着阴道内壁一夹一夹的按摩。陈凯喘息道:太,太爽了,没想到你的身体居然如此与众不同,爽死我了。陈凯感到她的小穴与众不同,下体仿佛进入一个上窄内宽的瓮中,里面有一股强大的吸力,把陈凯的肉棒紧紧的裹夹住,并且还透出丝丝的凉气。那种温润带着点凉气的紧夹,经过不断的挤压和强劲的吸力,强烈的快感由接触点直冲陈凯的脑门,说着陈凯便身子前倾,将徐玉玲一双美腿压得压至她的胸前,直把她的双乳压成了厚厚的圆饼状,然后陈凯双手撑住床铺,便挺起臀部一起一落的开始了缓缓的活塞运动。徐玉玲真是个成熟之极的蜜桃,阴道内的分泌非常丰润,陈凯借助着阴道内丰富的淫液,既缓且长的慢慢抽插着,将肉棒拉出只剩龟头留在阴道内,然后深深的尽根而入,直把两片肥厚的淫唇插得往内深陷,而徐玉玲也爽的闭上了双眼,性感的娇吟从喉咙深处发出,而每当陈凯的龟头刺入她的子宫内时,她的反应更是激烈,圆润的细腰都往上挺得腾空了,阴道内紧夹的力道更是大了好几分。陈凯就这样慢慢的抽插了好一会儿,而徐玉玲这时已经到了第一波高潮了,只见她银牙紧咬,螓首尽力后仰,胸膛更是不断的往上挺着,整个娇躯都轻微的痉挛起来,阴道内更是持续不断的用力收紧,一波波滚烫的淫液自子宫内汹涌而出,烫得陈凯浑身一个激灵。陈凯即可将轻缓的爱怜改为重疾的蹂躏,粗长硕大的阴茎开始在艳红的阴道内急速的进出着,直捣得纠缠着阴茎的淫肉陷入翻出,粘稠滚烫的淫汁也被插得四溅开去。她是舒服了,可陈凯还没达到顶峰呢。让她稍微的休息后,陈凯再次发动了攻击。陈凯再次压在徐玉玲的身上,屁股不停的耸动,两手抚摸着她的长发,吸吮她的香舌。又一阵声嘶力竭的娇喊过后,火一般的阴精直接打在了陈凯续势待发的阴茎上。把陈凯浇的舒爽无比,精关大开。本想抽出来再射,可已来不及了,陈凯终于抵受不住如此强烈的刺激,腰部做出了最后一下冲刺迎合徐玉玲耸动的腰肢,让私处紧紧的结合在一起。沸腾的热流像汹涌的洪水般决堤而出,汹涌贯入娇嫩的花心。陈凯允诺会将乔燕处分调离,而且今后海天的申请可以得到优先处理,这样,海天的贸易进口,资金回转都会快上许多。乔燕打开门走进了陈凯的办公室,处长,你找我有什么是吗?陈凯看着乔燕那娇笑如花的笑容,色心不由地一起。他刚刚奋战过的的下面,现在又有些跃跃欲试了。处长?陈凯看着陈凯在那呆坐,有点奇怪。她哪会想到陈凯有这样的念头。乔燕,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陈凯定了定神,发现自己已经失态,回答乔燕道。这一份文件上我的签名是哪里来的?今天上午海天的人把文书给我看了,申报人是你的名字。陈凯端起了一杯水,慢慢地喝着。他现在就像是一只狼,慢慢地吞食什么自己的食物。可是这名字是电脑打印的,别人也可以用我的名字打印。乔燕一听,急了。你的意思是有别人陷害你的?陈凯装作生气地说道。你的账号密码只有你自己知道,如果,不是你录入的资料,还能有谁?处长,我……我真的没有。乔燕没想到陈凯已经认定是自己。如果连处长都不能帮自己的话,那自己可能要背这个黑锅了。乔燕你也是老同志了,说起来还是我的前辈,前一阵,弊案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也是个廉洁的同志,没想到一坐上科长的位置,就放松了警惕,居然,还伪造我的签名。陈凯眯着眼睛看乔燕着急的样子。处长,昨天海天的人确实让我帮他们办了资格文件的初级申请,这申报是我做的。可是,您的签名确实不是我伪造的。乔燕为自己辩护,她着急得胸脯起伏,香汗淋漓。乔燕,你的意思难道是,你的文件自己给自己签了名,然后,又把自己扫描进电脑?乔燕,你要清楚做这种事是要坐牢的!陈凯猛地盯住乔燕那起伏跳动的美乳,他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抱着乔燕,好好地用力地抓抓这跳动的玉乳。处长,你,你这是不相信我吗?乔燕急得哭了,想不到这样一个罪名,无缘无故从天而降。乔燕,当初,你也没少照顾过我,我很是感谢。可你说,你让我怎么相信你?陈凯现在把话说得模凌两可,他为得就是让乔燕就范。这样的美女,陈凯对她早就是嘴馋到流口水了,今天有这样的机会,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的。只要把乔燕搞定,徐玉玲那边也好交代,她无非图快,想赚钱而已。以后,让下面的人帮她优先办一下手续就是,反正,半年才审批一次。这可是一个一石二女的好办法。想到这,陈凯阴阴地笑了。处长,你看我过去的表现,我的为人你不是不知道。乔燕一听事情似乎还有转机。是吗?你有什么表现啊?陈凯一边说,一边向乔燕靠近。看着这个很快就能干到的美人,他的此刻兴奋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平常工作可都是兢兢业业,绝没有徇私。乔燕一边说一边擦着眼泪。这表现还不够,还有吗?陈凯一手抓住乔燕的手,一手用纸巾帮乔燕擦眼泪。还要什么表现啊?乔燕不明白陈凯在说什么这还要问吗?对我有什么表现。陈凯的话音刚落,就扑过去抱住了乔燕。你,你想做什么?乔燕想不到陈凯竟然这么大胆地抱住自己,忙用力想挣开陈凯的拥抱。这是你找我的,你不想我帮你吗?陈凯紧紧地搂着乔燕,这高挑的身躯真是妙极了。放开,你再不放开我叫人了。乔燕急了,大声叫道。叫吧,你怎么叫外面也不会有人听见的。陈凯淫笑道。叫吧,反正没人听得到,这间处长办公室,当初张处长可是让人更换了最好的隔音材料。只要你这一次从了我,事情就算一笔勾销了,这签名也就当是我签的(反正本来就是我签的),怎么样?陈凯扯过下自己的皮带,将她的双手扭转到身后,捆了起来!陈凯走到门口,又将门从里面锁死,窗户关紧。陈凯已难已抑制心头的狂喜,他顺手把乔燕转过身来背对陈凯,陈凯一边亲吻着她的脖子,左手隔着衣服用力地揉搓乔燕的高耸酥胸,右手隔着裤子在乔燕的阴蒂上不断按着。呜……呜……呜……住手…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乔燕发出哀鸣。可是,陈凯又把手伸进乔燕的衣服里,强行插进她的胸罩内,按捏她的白嫩的乳峰和粉红乳头。乳房在手里感到很重,但也很柔软,压迫时产生反弹力。手掌心碰到乳尖,有一点湿湿的感觉。太棒了,我受不了的,你的乳房太诱人了。陈凯不禁发出感叹的声音。混蛋……你快住手!唔…唔…乳房产生压迫的疼痛感,又迫使乔燕发出了呻吟声。乔燕因疼痛而继续呻吟,却也不知道那只会更刺激男人。呜…呜…呜…乔燕一边呻吟着边拼命反抗。接着陈凯开始脱去她的衣服,很快连脱带扯将她的衬衫和裤子都脱了下来,乔燕身上只剩下了胸罩和内裤。她性感的小内裤和雪白修长的美腿,便全无保留地呈现在陈凯眼前,陈凯呆呆的看着乔燕两截式的裤袜间露出的嫩白肌肤和被细窄内裤包裹着的鼓胀阴阜,内裤细窄的布条边几个长长的阴毛调皮的露出来,乌黑油亮的阴毛和纯白薄纱内裤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你,你真是太迷人了。胸罩似乎还不能完全掩盖又白又嫩的丰乳,露出一条很深的乳沟。她丰美的躯体发出迷人的光泽,匀致美腿雪白修长,犹如象牙一般。陈凯粗暴的撕去了她的乳罩,她那雪山般雪白的乳峰蹦了出来,粉红色的乳头微微向上挺起。陈凯冲动的又极粗鲁的摸揉着这一大自然的杰作,接着又乘势剥下了她的内裤,乔燕圣洁的下体暴露无遗,现出上翘的浑圆臀丘和很深的股沟。在光滑的下腹部,有一片浓密的黑色草丛,呈倒三角形。陈凯用右手摸着大腿的内侧,她本能地夹紧大腿,夹住陈凯的手。她的大腿手感极佳。呜……呜……呜……求你别这样了。乔燕哀鸣着,身体拼命扭动着,可根本不起作用。陈凯的双手用力地按揉她的乳房,在乳头上打圈,她原来雪白的乳房已发出了阵阵红晕,更丰满高耸了,粉红色的乳头也更挺拔了。 我受不了了,我要干你!陈凯边对乔燕大喊边脱下衣服,露出快要爆炸的阴茎。接着陈凯抓住她的双腿,用力拉开来。你放……了我吧,我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的,求你了…陈凯直起腰,把涨得通红的肉棒在阴户处,分开大阴唇对准她的阴道,不想一下就插到底,齐根没入。将肉棒插入紧缩的蜜洞中。然后,陈凯又开始缓慢的抽插,他要一点一点的享受插入蜜穴穴的美妙的感觉,肉棒又重新慢慢地插入。陈凯身下的乔燕停止求饶,只是发出呜,呜,呜的哭声,不断啜泣。陈凯不理会她的感觉,继续插入,陈凯双手捧住她光滑的臀部,用力向里挺进,受到刺激的乔燕密洞变得异常紧缩。费尽力量,陈凯才把肉棒插入一半,阴茎遭碰到强力的紧缩。而乔燕则感到阴道内就像被插入了一根铁棍,剧烈的疼痛撕裂着下体。阴道被陈凯的肉棒狠狠的插进去。乔燕的阴道变得极为狭窄了,肉棒每插入一点,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陈凯的肉棒产生电流般的酥麻,暖和柔嫩的阴道壁肉紧裹住陈凯的肉棒,个中滋味非亲身体验真是难以想象,乔燕阴道口的红嫩的细肉随着肉棒的插入,向内凹陷,一点一点,肉棒终于快插到她阴道尽头花心处。陈凯一边用粗壮的手掌揉捏着乔燕弹性十足的高挺乳房,不时用指甲去掐挺拔的乳头。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使她陷于漩涡,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很快陈凯已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双手摸着她那雪白,修长的大腿向上游动,忽然猛掐她的阴蒂。陈凯开始进入高潮,两手忽然使劲捏住她的乳房,上下用力,并用拇指指甲把高高耸起的敏感的乳头往下掐,娇艳欲滴,粉嫩坚挺的乳头夹在指间玩捏漂亮挺拔的乳房在粗暴的双手下改变了外形。嗯…啊…呜…乔燕忍不住痛苦地叫了起来。陈凯用力插着她小嫩穴。每次都要把肉棒到最外边,然后一口气插到底,在子宫口上磨一磨。她阴道很暖和,而且好象有很多小牙齿在摸陈凯的肉棒。陈凯不顾一切的用力抽插。房间里响起噗吱叹吱的声音。本来陈凯用双手抱紧她的屁股,现在用双手对浑圆乳房猛揉,同时毫不留情地向她的子宫冲刺,。噢!我要射了…陈凯大叫后,肉棒的抽插速度达到极限,下腹部碰在她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哼声。陈凯更疯狂的在她的肉洞里抽插。啊…乔燕痛苦的摆头。真的快要达到忍耐的极限,她白嫩婀娜的身体开始如蛇一般的扭动。快了…!…唔…要射出来了!陈凯的上半身向后仰。在这同时,龟头更膨胀,终于猛然射出精液。她的阴道内的扩约肌猛烈地收缩,陈凯达到了高潮,黑色的阴茎象火山喷发似的在她的阴道内喷射出了一股白浊的精液。她在极度痛苦中感到一股滚烫的热流射进了下体深处,她忍不住地全身痉挛着大量精液喷射在子宫口她不停的发出哼声。陈凯仍继续抽插肉棒,似乎要把最后一滴精液也注入在其内。噢…噢…陈凯好象连最后一滴也要挤出来,小幅度的前后摇动屁股。看着被自己干得快要死掉的乔燕,陈凯忍不住兴奋的大笑。而乔燕只是不停的落泪。你的小穴太好了…说完从她的肉洞拔出肉棒时,陈凯露出了满足的表情,用卫生纸擦拭沾在肉棒上的血迹和精液。她的腿激烈颤抖,彷佛罹患热病,没有被抓的乳房,也如波浪般起伏。虽然意识还保持清醒,但是一丝不挂的身体软弱无力,乳房被捏得酸胀,乳头和下体一阵火辣辣的感觉,阴道口的鲜血,精液和分泌物沿着白皙布满健康美的大腿往下流。乔燕倒在地上,仇恨的看着陈凯哭着说:你这个畜生,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要告你。是吗,那你去好了。陈凯拿出一瓶矿泉水,对准乔燕的下身冲了下去,还将水冲入乔燕的蜜穴中,又用手指在其中搅动。现在,你有什么证据去告我?相反的,我可以证明你私自对企业申请书进行审批,向企业收取好处。这不是我做的!我是无辜的。证据确凿,你还敢说你是无辜的,谁能证明你是无辜的!看着呆滞的乔燕陈凯又补充到所以,事情会是东窗事发后,为了阻止我揭露你的罪行,对我进行勾引。失败后,就以诬告我强奸为威胁。我不一定会有事,而你,一定会进监狱! 你想想,从监狱里出来以后,有前科的你不会有好的工作的!而你欠下的债务要靠什么来偿还呢?到时候,你剩下的资本也只有身体了,你会让那些人卖到什么地方去呢?说罢陈凯又再次淫笑着压到了,已经被他击垮的乔燕的身上,胸压着她弹性十足的高挺乳房,两手用力地按着她的臀,将肉棒挺入了暖紧的蜜洞里。那么,你是愿意被万人骑,还是我一个人骑。